固阳音箱协会

解码区块链之“创新配方”

海西州政府驻杭州联络处2018-12-04 09:20:44

  区块链成为当前中国新经济的热浪。它会对行业产生什么样的重大影响?它会否重新定义新经济?《浙商》杂志特约作者前往美国区块链的策源地,对话前沿专家,寻找答案。


  《浙商》杂志官方微信将陆续刊发《区块链在美国》系列文章。今日为第一篇。     

Q:牛金霞 《浙商》杂志特约作者、《人类2.0》作者 

A:皮埃罗 《硅谷百年史》作者

1
区块链背后的生态系统

Q:区块链技术在全球掀起了一股热潮,大家对它的创新潜力非常兴奋,我想知道的是,这种号称具有革命性的技术到底是怎么诞生的?最先应用它的比特币又是怎么突然流行起来的?


A:没错,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机制确实是真正具有革命性的技术。简单来说,区块链让来自全球的计算机网络共同使用和修改一个“总账本”。在这个全球“总账本”里,由于每个人都会对每笔交易记账,技术保证了每一块比特币都不可能被重复使用(不会有赝品和作弊)。


  区块链的意义早就超越了金融科技,它还可以被用于尼克•萨博所提出的“智能合同”。从理论上来讲,区块链可以从技术上做到去中心,创建一个不需要产权公司等机构来保证人们彼此之间信任的社会,它直接通过技术和算法来创造和保证信任,而且这种信任比以往更坚不可破。


  未来,任何形式的点对点的合同(不管是出售房屋或租用一辆车)通过区块链都可以变得更安全。智能合同(最终即是一个数学公式)将会代表未来的社会互动模式。


  在你尽情想象区块链的应用潜力之前,我们还是回到将它带到公众视野的比特币。就好像许多改变现代科技史的创新一样,比特币的诞生是华尔街“传统金融”集中的地方根本想不到的。比特币来自硅谷,它诞生的奥秘也是硅谷的秘密,我已在多个国家作了“硅谷最大的秘密”的演讲,却鲜有人真正听进去。通过再一次用比特币(区块链)的案例解说这个秘密,我真正想要大家知道的是,支撑革命性技术的“创新配方”到底是如何炮制的。


  简言之,硅谷最大的奥秘是:将希望“改变这个世界”的思维与目前最新的技术结合起来。结果是,硅谷的创业者往往将最新的技术用于完全让人意想不到的新用途,且鲜明地带有理想主义色彩。


  如果不研究湾区的创造力来源,你就无法解释为什么硅谷是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地方(而不是纽约、波士顿和伦敦等资本和技术集中的地方),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创造力。比特币其实是个很好的印证,它可以溯源到三种另类的运动,某个特别的时空点上,这三种运动汇聚到了加州,滋生了比特币这种“奇葩”的创意。这三种运动分别是:长生不老运动(extropian)、P2P(共享)以及密码朋克(cyberpunk)运动。


  之所以要详细解释这些运动,我想强调的是:技术永远不可能凭空出世,技术永远都是一个更大的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硅谷这种反技术的,灵性的“革命”与高科技产业的蓬勃兴起是平行进行的。这就是硅谷的奇特魅力,它是多种元素的混搭物:主要是大学(斯坦福、伯克利等)、“人类潜能运动”以及计算机技术。


2
“长生不老运动”与区块链

Q:能否为我们介绍下“长生不老运动” ?


A:“长生不老运动” (extropian movement)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这些运动的支持者认为科学和技术的力量能让人类永生,这些组织的一些成员曾尝试过死后低温保存他们大脑。他们想要创建一个基于技术的社会,区块链的设计理念已隐隐显现。


  这个运动怎么来的呢?科学上有个“熵”的概念(信息学、物理学上表示混乱程度的单位)很流行,一些研究者们认为,正是熵在破坏秩序、信息、组织等,最终,熵就是一切事物都要死亡的原因。因此,该运动的领袖之一汤姆•贝尔(Tom Bell)就发明了“长生不老(extropy)”作为“熵(entropy)”的对立面。


3
 P2P与区块链

Q:P2P(共享)又是从哪里来的?


A: P2P的历史不是从湾区开始的,它来自波士顿。1999年6月,还在读大学的肖恩•范宁创立了全球第一个走红的P2P文件共享平台Napster,用户只要获得Napster的交换软件就可以查询到拥有自己喜欢的音乐MP3的人,并从对方计算机免费下载该乐曲,当然用户也可以将自己的音乐提供给他人,从而实现音乐的共享与互换。 


  虽然Napster因为触犯了传统音乐产业的利益在诉讼缠身中元气大伤,但它发明的新技术P2P却潜力无穷,也激发了新一代P2P创业者的热情。最初这些软件都是用来分享音乐,比如爱沙尼亚的Kazaa以及旧金山的比特流(BitTorrent)。


  我们正在接近比特币。让我先来介绍布拉姆•科恩,他发明了P2P软件BitTorrent。2000年,前雅虎科学家吉姆•麦考伊创建了“魔咒民族”,这是一个不同种类的P2P平台,是将经济学上的理念用到最优化计算能力上的一个应用程序,其中的“魔咒(Mojo)”是该平台上的一种虚拟货币,但并不用来买卖交易,它用来为一个网络提供平衡和安全的计算能力。吉姆•麦考伊被电子游戏激发出了灵感,决意用它的模式解决一个计算机科学中提升大规模计算能力的研究课题。结果一不小心,他让虚拟货币和P2P的概念结合了起来。


  2011年,布拉姆•科恩正好跟吉姆•麦考伊一起工作,他从后者那里学到了他用来创建BitTorrent的技术,而这个平台成了最流行的P2P平台之一。


4
 密码朋克与区块链

Q:密码朋克运动又是怎么回事?P2P、长生不老运动和密码朋克运动又是怎么汇聚到一起滋生了比特币的?


A:密码朋克(cypherpunk)是1993年出现的,它提倡使用强加密算法保护网络空间下的个人隐私,简单来说,它是个密码天才们的松散联盟。在比特币的创新中,活跃着不少密码朋克成员的身影。


  2008年经济危机后不久,一个自称中本聪的人发表了《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2009年,一直很神秘的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在P2P模式上引入了数字货币:比特币。长生不老运动支持者,同样也是密码朋克运动的重要成员哈尔芬尼是接受比特币转账的第一人。


  和之前的P2P系统一样,比特币基于非常复杂的技术和算法创立,从一名工程师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它的主要成就是能够创造无法被复制的比特币。这就离不开另一个密码朋克成员戴伟。“数字货币”的第一个数学模型1998年由这位神秘的中国数学家,也是密码学专家首先在密码朋克(CypherPunk)的论坛上提出。戴伟的想法很简单:让每个人都能对每笔交易记账,因此就没有人能够作弊欺骗。这个想法创造了一个匿名的分发系统,这个系统里由社区体系来保证“信任”,而不是一个中心式的机构。


  与此同时,另一位支持长生不老运动的成员尼克·萨博发行了一种叫比特金(bit gold)的虚拟数字货币,他想出了一种非常精巧的方式来避免人们第二次使用同一个虚拟货币,也就是防止人们复制货币的方法。我在中国演讲时,我的翻译王洋听到尼克萨博的方法后,说听起来像是某种来自电子游戏的方法。确实,萨博的模式很容易让人想到电子游戏和好莱坞大片,它是这样运作的:先是有大师分配“艰巨的任务”,然后世界各地的新手老手们都可以一起“攻关”(需要使用大量计算能力),如果某新手成功用足够算力破解该任务,就能获得系统奖励的比特币,与此同时,他就可以反客为主,变身“大师们”之一。


  早在1997年时,萨博就已意识到他这一创意的价值:它还可以用来在互联网上实施“智能合同”。因为,大师们每次分配的“艰巨的任务”其实都是一种工作量证明机制(proof of work),这个机制从1992年开始就用于解决互联网垃圾信息问题,它有着很悠久的数学传统,基于它还产生了哈希现金(hashcash)机制,它可以保证没有人能做假账。


   “中本聪”的真实身份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个谜,但无论他到底是谁,他在发明比特币时都跟以上这几个人有着大量互动和交流。其他出现在比特币早期记录里的神秘人物还有佛罗里达的戴夫·克雷曼,他是一名截瘫患者,也是一位计算机安全专家,2013年在孤独和贫困中去世。戴夫的一个异地朋友,澳大利亚的克雷格莱特也是一名计算机安全专家。2008年,两人曾合写了一篇论文《重写硬盘数据》(Overwriting Hard Drive Data)的论文。2016年,克雷格·莱特主动向媒体承认,他就是传说中的“中本聪”,并提供了系列证据和说辞,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信服,我就无法相信。首先,密码朋克的论坛是在硅谷南部的圣克鲁斯诞生,由英特尔一名前员工蒂姆梅创立,关于比特币的所有一切都是首先发生在这个论坛上的。其次,克雷格曾跟老友戴夫·克雷曼一起工作过,之前提到他已黯然离世,也有可能戴夫·克雷曼才是真正的中本聪,而克雷格只是又一个冒名者……因为中本聪本人一直是不希望被打扰,不应该会主动暴露身份的。


  另外,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发明还依赖于一个分布式的共识系统以及一种叫做SHA-256的“安全哈希算法”,而这种算法最初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发明的。


  对我来说,比特币再次证明了独立的研究者对革命性新技术的重要性。比特币,关键是其背后的区块链的诞生里可没有大公司以及大的投资人的身影,他们恐怕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虚拟货币。

来源:浙商杂志


●宣传推介海西、提高海西知名度和影响力。

●扩大对外开放、推动企业在海西投资兴业。

●强化两地联络、协调招商引资和援青工作。

●推动人才引进、智库建设及信息咨询服务。



Copyright © 固阳音箱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