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阳音箱协会

除了“力挺快播,吐槽乐视”,你还会想到什么?

华科校园之声2018-11-07 12:52:18



关于“1月7日快播公司及其4名高管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你想说点啥?要是拍成《庭审快播》,连小编都可以猜到这些:


主演: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以及审判长,辩护人和公诉人

群演:各路网友

上映时间:2016年1月7日

剧情介绍:不仅有金句百出的强势主演,而且还有团结一致的各路群演。剧情之精彩,陈词之慷慨,自然不必多说。


重磅来袭!!!



正所谓:

辩方吊打公诉方,

王欣慷慨诉衷肠,

乐视举报心机婊,

乐事无辜却躺枪。





演员台词


男一号王欣

经典台词:技术本身并不可耻,快播不具备传播属性,不存在传播淫秽色情,也无法监管。



公诉人:你明确一下你是否知道用户用快播播放器点播淫秽视频?

王欣:不管是普通网页还是色情网页都有可能被播放器打开,这个行业里面会认为这个是会存在的。


公诉人:抽检的视频中有大概70%的视频都是淫秽视频,你怎么解释?

王欣:我也很奇怪,用户点播什么文件我们是不掌握的,快播在中国有上亿的用户,我认为这个数据是不切实际的。


审判长:涉案服务器内容有大量的淫秽文件,你说的是站长上传的,是由于有人点击它,这个部分是否有人监管?

王欣:用户在点播一个网络软件的时候,如果出现卡顿,系统会自动将该视频备份一份。这个部分没有人监管,也无法监管。


男二号:吴铭

经典台词:称查获的四台服务器跟快播无关


公诉人:快播的软件是否被网民用于在线点播淫秽视频?

吴铭:在线点播是浏览器的功能,快播相当于插件,在访问网站的时候识别出来的,快播就会将连接放在窗口,快播是通用的播放软件。


公诉人:公安机关起获了四台服务器与快播公司的关系?

吴铭:与快播没关系。


辩护人:查获的四台服务器有无安排人员进行租赁?

吴铭:不知道这事。不认可起诉书中提取的淫秽视频比例,对四台服务器被查封及数据提取的事情并不知情。


男三号:张克东

经典台词:快播没有放任淫秽视频


辩护人:110监控系统,与深圳市公安局网络监控部门有什么关系?

张克东:与深圳网监有对接。


辩护人:能够进入缓存服务器的视频是否是经过110系统的检测?

张克东:是。


辩护人:客户举报的视频,你们录入110系统后还能否进去缓存服务器?

张克东:录入就不能进入。


审判长:辩护人问你能否看到文件内容,你说看不到,你们不是可以通过解密看到吗?

张克东:播放器通过网络点播的时候想服务器发送请求,才能解密。 目前没有技术可以看到服务器里的内容。


男四号:牛文举

经典台词:称工作曾受到深圳网监肯定



辩护人:深圳网监提供的视频文件名字是否录入完成?

牛文举:完成了。深圳网监对我们工作肯定及嘉奖,有证书。


辩护人:110系统曾经与深圳网监有互动,是否搞过警察互动日活动?

牛文举:每年的12月份,有过两次。有不良信息有奖举报活动。 曾经获得获得深圳网监信息安全奖及十八大安全信息奖。无定期向网监部门汇报成果。



群演发声




技术本身并不可耻。人性才是触发恶的本源。互联网本身就是由欲望推动的。或者说这个时代技术的发展,绝大多数都是由人类欲望推动的,已经不可逆转了。我对人类未来审慎悲观,生活还是要乐观进行下去,生活本身就够艰辛了,不能活得太压抑了。

——撒哈拉的沙漠


快播其实就是一个技术平台,人们可以在这里交流文化,只不过有极个别人利用这个平台传播一些不好的低俗的视频。可以把快播比喻成铁路网,有人在火车上犯罪,国家就能把铁路网关闭吗?只能抓犯罪的人,而不是做出极端的做法。而快播也是,抓传播的人,而非关闭快播的平台!

——哥只是个传说


这数据搜集和整理的技术是不可耻的,这免费播放的平台是不可耻的。广场有人杀人就应该把广场废掉吗?官场有人贪污就应该把官场推翻吗?淘宝有人卖假货就应该把马云给抓起来吗?菜刀伤人就应该把天下菜刀废了吗?

——李军林导演 北京时光动力影视传媒董事长


王欣有点冤。。。

——牛文文 创业黑马集团董事长、黑马学院院长


技术客观冷冰,和“可耻”这种道德问题何干?黑帽子白帽子,白天黑夜决战在广袤的互联网田野,黑白才是道德,法律作为最低底线,它不认定事情可耻与否,只认定是否公平正义。

——丁补之 媒体人



前情回顾





1
2013年11月,国内数十家正版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百度影音和快播的盗版采取了技术反制和法律诉讼。
2
2013年12月27日,国家版权局认定,百度和快播公司构成正版事实,分别对二者予以2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并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
3
2014年4月16日,快播科技发布公告称,快播将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基于快播技术的视频点播和下载,清理低俗内容与涉盗版内容;同时启动商业模式转型,转型原创内容,重视版权内容和微电影发展。
4
2014年4月22日,位于深圳市南山高新园的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突遭警方调查,根据群众举报,快播公司涉嫌传播淫秽信息。
5
2014年5月15日,快播公司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6
2014年5月15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通报称,经调查证实,快播公司在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过程中,存在传播淫秽色情内容信息的行为,且情节严重。
7
2014年5月20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来到快播深圳总部,送达了对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拟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拟对快播处以2.6亿元罚款。由于快播的中高层都不在公司,通知书实施留置送达。
8
2014年6月17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就深圳快播公司涉嫌盗版侵权拟被处罚2.6亿一案举行听证会,听取快播公司的申辩意见。
9
2014年6月26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正式对快播公司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快播被处以2.6亿元罚款,即日生效。
10
2014年8月8日,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归案,经国际司法合作渠道由相关国家移交中国警方。输入文字
11
2014年9月24日,据新华社报道,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已由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央视新闻联播及焦点访谈栏目报道了快播案侦破过程,王欣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数度哽咽。
12
2015年2月6日,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在微博上宣布,对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王欣、吴铭等人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13

2016年1月7日,北京海淀法院公开审理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王欣出庭受审。




相关单位


”百度躺,百度躺,百度躺完腾讯躺,腾讯躺,腾讯躺,腾讯躺完乐视躺,乐视躺,乐视躺,乐视躺完乐事躺。“小编先来带你看看,到底都有哪些公司默默躺枪了……


QQ

公诉人:通过百度搜索以松岛枫为关键字,“松岛枫 快播”有42500000个结果,“松岛枫暴风影音”547000个结果,“松岛枫迅雷看看”1750000个结果。公诉人认为,这说明通过快播播放的淫秽内容远高于其他播放工具。

王欣:这种方式毫无意义,你可以试试百度搜索‘关键字+QQ’看看结果有多少。”


微信、百度云、网易云

辩护人:多少刑事案件是通过微信传播淫秽视频的,还有QQ。为什么不去关停腾讯?还有百度云,网易云,这个晕那个晕的,对还有QQ,QQ最严重。为什么不去关停腾讯公司,百度公司。


中国移动

公诉人:你们明知道自己的技术已经被网民利用,明知已经很难监管,为什么你们还不转型?

辩护人:我们手机天天都能收到诈骗信息,为什么中国移动不转型?


陌陌、淘宝

王欣:公诉人通过搜索关键字说明快播和色情网站有关系,这是不合理的,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也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小众用户不能支撑一个成功产品。


完美解码

辩护人:您用的是什么样的播放器观看?

鉴定人:叫完美解码。

辩护人:这个完美解码可以看正常的,也可以看淫秽视频对吧?


互联光通

牛文举辩护人:快播和网联光通合作的服务器,为什么出了事只追究快播?合理性在哪?

乐视

在下午双方的交战过程中辩护人告知,在此前,国家版权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是乐视网投诉的。于是乐视董事贾跃亭的微博虽然澄清了原由,可还是遭到了”轰炸“。





乐事

网友们也同样也没有放过与”乐视“读音相同的”乐事“,于是,薯片君也未能幸免。






未完待续



谁也不会想到,2016年中国互联网开年第一案竟是这样的开局。目前,快播案正在审理过程中,是否违法犯罪,如何定罪量刑,都应交由法庭来裁决,在法律范围讨论。


被告人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是公民的权利,律师的辩护也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和职责。可问题是,不能因为辩论精彩就混淆了是非黑白,也不能因为转发的人多就占据某种“道义”高地。



谈观后感


看到快播 CEO 王欣今日法庭上憔悴的样子,不少互联网从业者感叹:对比起他曾经风光无限的时候,觉得人生真是无常。



而小编想说:自己的路自己走,自己的选择自己负责。面对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指控,技术出身的快播CEO王欣在法庭上展现出不凡的辩论技巧,将公诉人提起的控罪一一否认。


从法庭辩论中看,被告方快播团队成员和辩护律师们的发挥可以说得上精彩,甚至鼓掌叫好的声音不绝于耳,渐渐偏离了主题


从最初的关注快播案的进展以及王欣的个人命运,到最后人们关注的焦点彻底转移,并不再关心快播高管王欣等是否获罪?也不再关注互联网行业创新如何规避法律和道德的边界?而是关心谁举报的快播。


事实是什么呢?无论是在快播被调查的阶段,还是庭审前后,有不少网民承认通过快播获取淫秽视频这个事实,选择快播就是因为它“无法替代”的作用。


关于版权问题、淫秽信息的治理,一直是互联网这些年的话题焦点,不少现在春风得意的互联网公司,百度、优酷土豆、虾米等,都曾经历过版权问题,百度、迅雷、115 等也经受过淫秽信息泛滥的困扰,但它们最终仍是将这些问题解决了,并成功走到了今天,而快播,却失去了继续生存的机会。



法律禁止的行为难道仅仅因为“愿打愿挨”,就可以合法化吗?正如王欣所说,做技术不可耻,但技术背后的人应该有是非,分对错。我们都应该尊重快播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权利,不过有句话也应该明白:违法不违法,不看谁更伶牙俐齿,快播的辩护不配赢得掌声。


如果当时王欣能够当机立断,壮士断腕,也许快播不会沦落到今日这般境地吧!

部分内容源于网络


编辑:芮希童

校对:吴心怡 韩双宇 楚清靓

负责:张泽昊



Copyright © 固阳音箱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