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阳音箱协会

业内解码华语电影:第一部破40亿票房的会是什么类型

影君子2019-02-10 10:50:53
烹小鲜
让娱乐更鲜活
你应该看这篇文章,是因为:
2015全年票房突破400亿,今年2月的单月票房第二次超越北美,高票房的繁荣景象背后,中国是成为了“超级票仓”,还是“电影强国”?
4月23日,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网易新闻电影论坛在京举行,网易游戏副总裁王怡、大盛国际传媒董事长安晓芬、合一影业总裁刘开珞、基美影业总裁程笳淇、电影版新《鹿鼎记》导演包贝尔,围绕票房、IP、营销、隐患等关键词,共同解码华语电影新风向。
第一部破40亿的华语片会是什么类型?
影视大数据平台预计,2016年内地票房将超过600亿,进一步逼近全球第一大市场,业内开始纷纷提出新的畅想:第一部破40亿的华语片会是什么类型?喜剧片是否还将独占鳌头?
 
对此,基美影业总裁程笳淇认为喜剧片和高成本高概念的超级大片将并驾齐驱:“现在的观众去电影院看电影,其实是有一种情绪需求,无论是获得放松还是受到刺激,我觉得喜剧的成本相对更低,下一部超过40亿的电影,我认为还会是一部披着各种外衣的喜剧片。”
“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些优秀的喜剧,但去年的这几部也是太集中地爆发了,观众会将心理预期提高很多,所以我们现在做喜剧都很紧张,除非你有特别明显的突破。”

合一影业总裁刘开珞则认为,如今的喜剧电影制作风险已经越来越大,他个人更看好的是高概念大片的进步:“从产业发展来讲,比较符合工业体系标准的高概念制作,是一部又一部积累经验的过程。”
黑马不易爆款难寻口碑制造可遇不可求
去年暑期档,《夏洛特烦恼》用2100万的制作成本和3000万的宣发成本,获得了14.4亿票房,四两拨千斤的票房黑马再一次进入研究的焦点。

然而,程笳淇却不愿意把《夏洛特烦恼》看成所谓的黑马:“话剧演了这么多轮,这个是有充分的市场印证的,是一场一场沉淀下来的。”
 
同时,《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引发了“自来水”现象,后来也有人指出,这背后也有一百多篇营销软文的引导,那么,观众还能相信“口碑”吗?

刘开珞认为:“我不否认偶然的一些口碑可以制造,但前提条件是你的作品要有切实的这些点,《大圣归来》的话题主要围绕在大圣、国产动画的绝地反击,这个点是电影里存在的,不是凭空捏造的。”
 
“之前《小时代》被批评说价值观有问题,这是我们完全没有想到的,我们只是想要做一个中国版的绯闻女孩,就是想给少女编织一个梦。”安晓芬认为,明确项目制作的方向,远远比创造一个爆款的意图更重要:“其实你只要在某一个受众身上的需求做到极致,你就会获得应有的回报。”
虚假票房危害几何?商业体系会自洽
票房红火的同时,一些猫腻仍然存在。幽灵场、虚假票房,市场乱象层出不穷,对此业内的态度都还比较乐观。

安晓芬说:“这无非就是让我们比较厌恶,但是对市场本身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幽灵场到底有没有人看一目了然,谎言就是不攻自破的。”
程笳淇也表示,她比较支持电商票补等健康的资本行为:“资本对社会各个领域的渗透,就是这个时代的必然。”
 
在刘开珞看来,“买票房”这件事本身就比较难定性,“比如说我投资了一部电影,我买了三张票请家人看,算不算买票房?”

他表示,我们没必要过于从道德角度去讨论,“如果大体量的买票房活动能找到它的商业机制,那肯定会有竞争,所有人都去买票房,到时候所有票房都是假的,还有谁投资电影?因为商业体系会自洽,会圆回来。”
包贝尔执导《鹿鼎记》大IP=大压力?
来到2016年,炒了好几年的热门词汇“IP”已经进入了概念泛滥的讨论怪圈,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也开始对这一概念提出不同观点。

大盛国际传媒董事长安晓芬认为,现如今电影人应该将IP概念泛化,“比如《美人鱼》不是IP,周星驰这个人就是IP。” 程笳淇也表示,产业内应该把IP作为一个可以经济化的资源,而不是原有粉丝的绝对值转化。
 
前不久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宣布包贝尔将执导电影版的新《鹿鼎记》,这个已经被无数次改编的金庸IP,也为初执导筒的包贝尔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有时候大IP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捉妖记》和《美人鱼》都是原创IP,当你改编一个知名度很高的东西,就一定要承受观众的各种想象,鹿鼎记这三个字太重了,每一个人对《鹿鼎记》都有他的想象,你不改,就是不创新,你改了,就会有人骂你。”

即便如此,包贝尔还是透露,电影版的新《鹿鼎记》有望在年内开机。
 
刘开珞认为,金庸小说在电视剧和游戏领域都有经典的成功案例,但在电影领域至今还没有特别出彩的作品:“金庸小说的承载量太大了,相对适合电视剧这种长度的载体,电影只有90分钟,我觉得最好是要从小说中截取一个段落再做扩充,形成一个独立的故事。”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李超


Copyright © 固阳音箱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