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阳音箱协会

快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最终王欣归处如何呢?

隔夜财经2018-12-04 14:23:00


导 读


快播创始人王欣已出狱,回到了自己家中。可是,王欣回来了,快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王欣已出狱


快播创始人王欣已于昨天出狱。2016年1月7日,海淀法院对快播涉黄案的庭审实行了网络直播,快播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


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王欣出狱后首露面:与姚劲波何小鹏等会面谈AI区块链


何小鹏发微博称,今天特别高兴王欣兄弟的回归,身体很好,思维完全和大家一起,兴致勃勃的一起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也听到了很多秘闻和往事,坚信不久将来,江湖中会有王大师的下一段的传奇故事。



王欣已然成为一个汹涌的文化符号,即便他已不在江湖太久。


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三年零八个月王欣究竟经历了什么。有接近王欣家人的人士曾表示,由于监管严格,狱中的王欣难以与外界人士会面,大多数时间只能看一些互联网、经管类、传记类书籍…这成为他这数年来最重要的消遣。


除此之外,再无音信。


在去年11月透露王欣即将出狱的消息前,王欣妻子最近一次更新微博还是一年前的1月。那一次,她还是像以往一样感谢网友,向支持王欣的人们送上祝福。近两千条评论里,有一条点赞最高:“嫂子,王哥一定会东山在起的”。


如今来看,年近不惑的王欣正在向这个美好的希望挺进。早在王欣出狱前夕,王欣已经在与多家文娱产业公司接触。而出狱当晚就与姚劲波等人会面,或许也表明了王欣重出江湖的意愿。


只是,属于王欣和他的快播的时代,早已离去。如今视频行业风云大变,毕竟,三年零六个月的刑期对于互联网,太长了。


这一次,归来的王欣会带来什么样的新故事?



错失的时代


王欣错过的时间太久了。入狱前版权时代的来临,再加上三年零六个月的刑期,足以让出狱后的王欣感到物是人非。


尤其是王欣最为推崇的技术,早已不是视频行业的主角。


早在2010年,随着各大主流视频网站开始发力版权市场,版权价格水涨船高。由于版权竞争日益激烈,六间房、酷六等早期成立的中小平台无力支付高额版权成本逐渐退出竞争行列,仅留下少数大平台勉力支撑。


这时的视频网站,其技术开支在高额的版权开支面前,已经不足为道。2013年时,中国主流视频网站内容版权投入就已突破37亿


尴尬的是,虽然开支上升了不止一个量级,视频网站的盈利却没有发生质的变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视频网站依旧只能倚靠广告盈利;这在庞大的版权以及水涨船高的带宽开支面前,杯水车薪。


亏损阴影之下,资本成了绝对主角;而有能力对视频网站进行输血并帮助其保持第一梯队地位的,几乎只剩下了BAT旗下的三家网站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土豆。


值得一提的是,三家网站中,除了合并后的优酷土豆,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都是视频行业的“新人”。其中,腾讯视频独立域名上线于2011年4月,爱奇艺上线于2010年4月。在资本助力下,后发劣势丝毫不会影响网站的发展


不仅如此,发展至今日,版权甚至都已经不再是视频行业的唯一关键词。


在王欣入狱后,版权困局又让视频网站开始着力发展成本更低的自制剧。诸如搜狐视频这类资金相对不足的网站,依靠自制剧也获得了一定收效。自制剧足以成为视频行业可期的新发展路径


与之对比的是,这个时代,已经不再适合快播这类以P2P点播技术为核心的工具式软件。


即便剔除P2P点播这一属性,视频相关行业中,当年PC时代辉煌过的工具类软件大多已走向衰落或灭亡:


以解码著称的暴风影音早已跌落主流梯队,依靠VR、电视才焕发第二春;PPS早在2013年就被爱奇艺收购,并与其合并;迅雷在屏蔽盗版视频资源后,业绩低迷,直至2015年后发展云计算业务,才算逐渐寻找到新增长点。


无疑,王欣回归的2018,距离快播倒下,已经隔了不止一个时代



王欣的归处


熟悉王欣的朋友说,行业变化太快,他具体要做什么还没定。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再做快播,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王欣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依然存在,并没有死。

  

天眼查、启信宝均可以看到有关快播的招聘信息,最近一次的招聘时间都停留在2017年6月15日,招聘职位包括数据分析专员、高级软件工程师、渠道总监等。

  

羊东给出不同说法。他表示,2014年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快播处以2.6亿元罚款,公司资不抵债,已经倒闭。网上的相关招聘信息,他无法解释,需要调查。

  

快播前高管则透露,2.6亿元罚款之后,还要应对诉讼,快播这个主体无法继续运营。但快播还有一些健康的业务,于是拆分。


原来的快播团队大致有三个去向:


第一,一些核心技术人员利用快播服务器和宽带资源,为其他公司做CDN加速。


第二,原有的游戏联运业务独立发展。


第三,硬件团队出售给其他公司。


此外,也有一些人离职、创业。2017年年初,一家名为新华云帆的公司推出快播5.0播放器,并强势捆绑多款游戏软件、强制弹出广告等,该公司由原快播团队打造。


很快,新华云帆和快播均发出声明,称网络文章严重失实,未曾发布"快播播放器"新版本,快播强调自己是唯一拥有"快播"商标及品牌所有权的企业

  

而外界熟知的快播前员工创立的新华云帆,也与该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据了解,湖南快玩由“深圳市云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云趣”)100%控股,快玩游戏的官网备案信息也显示为深圳云趣。深圳云趣的第一大股东为“湖南云拍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云拍”),第二大股东正是新华云帆。


其中,湖南云拍的100%控股人与湖南快玩的法定代表人均为龙振华,此人亦在云帆系旗下多家公司中出现。


王欣与云帆系公司究竟达成了何种协议,目前仍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屡次在王欣报道中出现的区块链业务“流量矿石”,也出自云帆系公司,这也被认为会是王欣出狱后可能从事的创业方向。


但直至如今,并未发现王欣在资本层面与云帆系存在任何直接关联。不仅如此,出狱前王欣已经在与文娱相关产业公司联系,近期或有动向披露


最终王欣归处如何,悬念仍待他自己解开。



你可能感兴趣的:


楼市即将变天,重磅文件发布决定房价走势!


5亿美元新经币丢失,会让韩朝两国“开撕”吗?


Copyright © 固阳音箱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