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阳音箱协会

哈佛语言巨匠解码标点符号,让我们愉快地使用标点吧!

哈佛北京校友会2019-01-10 09:12:53


太多分号让你抓狂?恰到好处的连字符让你心生暖意?即使生活早已被140字符限制的微博、表情包,与随处可见的网络语层层包围,我们依旧因可爱的标点而感到心情愉悦。

 

上周六是美国国家标点日(National Punctuation Day),哈佛校报采访了本校的两位语言巨匠:Jill Abramson(新闻学高级讲师,纽约时报前执行主编)与 Steven Pinker(心理学教授,著有《The Sense of Style: The Thinking Person’s Guide to Writing in the 21st Century》)。

 

 

哈佛校报:哪个标点符号最让你感到愉悦?

 

Abramson:我最喜欢的符号是句号。它总能及时阻止句子流动过长。合理使用句号将使文章调理更清晰,内涵表达更简洁有力。还在纽约时报的当执行主编的时候,每次看到那些以一系列逗号与从句组成的复杂长句开启的稿子,我就觉得头疼。我曾工作了十年的华尔街日报也主张短小精炼的句子,都以最可爱的句号结束。

 

Pinker:我最喜欢序列逗号(serial comma),它也叫牛津逗号(Oxford comma)或哈佛逗号(Harvard comma),指在英语中列举多个对象时,在最后的“和(and)”前也加上一个逗号,以减少可能的歧义。许多人并不赞同这个逗号的存在,包括纽约时报与那个名叫“Crosby, Stills and Nash”的音乐组合。序列逗号的存在其实可以减少许多歧义。比如,在句子“ This book is dedicated to my parents, Ayn Rand and God. ”中,你很容易将其误解为“我的父母”是 Ayn Rand 和上帝。

 

 

哈佛校报:那你们最讨厌哪个标点?

 

Abramson:我最不喜欢省略号。新闻文章经常借此来缩短所引用的长句,而这些被省略号截取的句子往往容易造成意思的曲解。

 

Pinker:逗号误接句。这样的错误并不少见,甚至有些毕业生也会在邮件里误用逗号。比如这句:I am going to try and outline the logic again briefly here, please let me know if this is still unclear.(本应用句号另起一句)。逗号误用容易造成花园小径句(garden path sentence,即语法正确却具有歧义的句子)。要避免这些句子造成的歧义并不难,只要你能够在适当的时候干脆地用句号来结束句子。

 

 

哈佛校报:你认为什么标点符号,是我们目前不够重视的?

 

Abramson:我觉得是括号。很多情况下,将部分内容放在括号里作为注释,比直接书写要更为明晰。

 

Pinker:我认为是分号吧。合理运用用分号可以有效避免逗号的误用。用分号时,你不仅可以省去那些连词,如“然而(nonetheless)”、“那就是(that is)”、“比如说(for example)”等,同时还能清楚地传达被分号分开的小句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除此之外,分号还可以阐明那些分句中的包含与并列的关系。如:My favorite ensembles of the 1970s are Simon and Garfunkel; Crosby, Stills, Nash, and Young; Emerson, Lake, and Palmer; and Seals and Crofts.

 


哈佛北京校友会官网升级啦!

http://hcbeijing.clubs.harvard.edu/

欢迎访问:)


                   

本文编译自 news.harvard.edu

你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行阅读。



欢迎关注哈佛北京校友会,时时掌握哈佛前沿资讯及校友最新动态。

Copyright © 固阳音箱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