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阳音箱协会

冯鑫受考:暴风魔镜要盈利,至少还需烧10亿元

艺恩网2018-12-04 16:57:02

9月30日,暴风科技在北京举行了2015年年会。既不是年终,也不是年初,董事长兼CEO冯鑫把年会选在第三季度的最后一天。

年会当天,冯鑫给暴风的每名员工各发了一台64G版的iPhone6S。而一个月前,暴风科技的半年报显示,公司2015年第二季度净利润同比骤降七成,新晋的VR业务是主要的亏损源。

VR(Virtual Reality),即虚拟现实,是一种可以创建和体验虚拟世界的计算机仿真系统,利用计算机生成一种多元信息融合的交互式三维动态视景和实体行为的系统仿真,给用户带来沉浸体验。

在冯鑫看来,发展VR业务亏损实属必然,未来两三年内,暴风的VR业务还将持续烧钱。自2014年10月发布暴风魔镜以来,三代产品总销量近40万台。按照冯鑫的说法,这个数字将力争在年内提升至100万。

根据暴风科技发布的2015年半年报显示,暴风魔镜业务在上半年的亏损为1846.78万元。“11月中旬将会有巨额资金投进来去宣传,11月中旬将会是一个大爆炸。”冯鑫在9月24日举行的暴风魔镜VR游戏开放平台高端沙龙会上表示。

“消费级沉浸式VR设备市场处于发展初期,中国从事沉浸式VR设备开发的公司100多家,实现量产的公司并不多。”易观智库分析师佘双琳告诉记者。

易观智库分析认为,沉浸式VR设备的市场规模将高于20亿元人民币。而对于这个仍在萌芽阶段的行业,让冯鑫引以为傲的是暴风进入的时机。不论是因为资本市场需要故事,还是因为冯鑫真的把VR当作暴风未来转型发展的主要筹码,在VR业务上,暴风只有也只能继续把故事讲圆做大。

业绩骤降7成

经过半年多的起伏,截至10月10日,暴风科技的股价为66.20元,公司总市值181亿元。对于这个市值和股价来说,过去半年来暴风的业绩似乎并不那么理想。

暴风科技2015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2.17亿元,同比增长26.1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9.94万元,同比下降70.73%。但与第一季度相比,暴风科技在第二季度实现了扭亏。

在该半年报中,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降的原因有四点,其中两点在于公司加大了研发投入力度,新产品暴风魔镜、云视频、加油站等项目的开展导致公司研发费用增长较快,以及公司虚拟现实业务处在早期投入阶段,暴风魔镜处于亏损状态,影响了公司整体净利润。

半年报显示,暴风魔镜的亏损为1846.78万元。而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投入6281.82万元,占本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9.01%,比去年同期增加2227.67万元。

对于刚刚起步的VR行业来说,源源不断的投入在近两年内都很难得到可以成正比的回报,至少在业绩表现上并不会出现很明显的回报。“2015-2016年,随着大量头戴手机盒子、外接式头戴显示器等沉浸式VR设备推向消费级市场,沉浸式VR设备市场规模将有大幅提升。”佘双琳告诉记者,沉浸式VR设备生态圈将在2017年初步形成,届时内容、服务等盈利模式也将逐步成熟。

对于持续亏损的VR业务,暴风最大的筹码仍然来自于行业发展前景。

暴风在半年报中表示,VR产业处于起步阶段,但市场未来增长潜力巨大,在旅游、教育、医疗、建筑、设计、游戏等众多领域有着广泛的运用空间。

艾瑞咨询《2015年中国VR-AR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根据Digi Capital预测至2020年,全球VR与AR市场规模将达到1500亿美元,而根据市场研究机构BI Intelligence的统计,2020年仅头戴式VR硬件市场规模将达到28亿美元,未来5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00%。

“去年后半年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暴风的业务我就不怎么管了,主要在管魔镜的业务,每周至少有4个工作日是围绕VR,因为VR是比暴风要大很多的事业,每天都会有很多前所未有的东西。”冯鑫表示。

未来三年持续烧钱

对于目前在VR业务上的亏损,冯鑫作出的反应是继续加大投资。

“暴风魔镜要想实现盈利,至少还需要两到三年时间,还需要烧10亿元。”冯鑫预计。在暴风魔镜VR游戏开放平台高端沙龙会上,冯鑫保守表示,暴风魔镜的总销量将在年内达到100万台。

“11月中旬,魔镜第四代产品会正式发布。”冯鑫表示,而目前三代魔镜的总销量近40万台。要在剩下的100多天里销量达到100万台,冯鑫透露,11月中旬暴风科技将会投入巨额资金进行宣传,原本仅靠线上的销售渠道也将在未来发生改变。“VR80%的销售应该是来自线下的,未来会有线下店面开始销售魔镜。”

事实上,虽然对VR业务的投入持续增加,但冯鑫在上市公司业绩上也面临一定的压力。

8月17日,在发布半年报的前一天,暴风科技发布公告,拟将暴风魔镜11%的股权转让给大股东暴风控股和自然人黄晓杰。其中,向暴风控股转让5.5%股价,对价1683万元。对黄晓杰的转让股份比例和价格与暴风控股一样。

公告中提及的黄晓杰,是天天动听的前任CEO ,被冯鑫挖来负责暴风魔镜的运营。此次股权转让是暴风科技股权激励计划的一部分,但冯鑫坦承,主要目的仍然是为了让魔镜的亏损不致影响上市公司业绩。

“其实有很多办法来保证公司的盈利,比如必要的财务手段。”冯鑫表示,暴风投入的项目并不需要大量烧钱,只要执行到位,应该能在短时间内看到收益。虽然短期内暴风VR业务还将以投入为主,但目前暴风魔镜的日活已经达1.5万,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也接近半个小时。

冯鑫本人认为,中国的VR产业将在三年后迎来全面爆发。“第一个拐点是2016年9月,那个时候我们会迎来真正的敌人。”冯鑫说,第二个拐点则是2017年9月,中国的VR用户将超过1000万。

“我们刚开始做VR的时候,以为VR最多是游戏、视频,后来发现不是这样的,游戏、视频、社交、音乐、购物、视频、新闻、小说、游戏互联网行业的7大服务都能在VR上实现。”冯鑫认为,2018年互联网公司转型VR会像三年前互联网公司向手机转型一样。“但那个时候再转就来不及。”

换言之,未来三年,在VR迎来全面爆发之前,暴风将继续在尚未成熟的VR领域跑步圈地,除了最基本的视频服务,目前暴风魔镜在游戏开发方面动作频频。9月24日的这一场高端沙龙会面向的就是游戏开发者。

“当单款游戏月活跃到30万的时候,主流产品获得200万流水,产生30万-100万收入,便可以进入一个拐点。移动VR游戏将成为主流,VR世界里游戏公司将是最厉害的公司。”冯鑫表示。

基于对VR游戏的重视,暴风成立VR开放平台,为游戏开发者提供官网免费下载SDK(软件开发工具包)的服务。此外,暴风联手松禾资本成立了VR投资基金,对优秀的VR开发项目进行投资。第一次1000万基金奖券不用于支持VR应用开发,后期还会有更多的持续投入。而暴风魔镜VR游戏开放平台高端沙龙也将成为长期举行的开发者交流平台。

暴风的第一个风口

在半年报中,暴风第一大流通股东是王亚伟掌舵的千合资本旗下千合紫荆1号集合(查询信托产品),千合资本持有128.28万股。此外,暴风十大流通股东中,多为新面孔。

今年4月,暴风魔镜引进天音控股、爱施德、华谊兄弟等投资者。5月,有消息称千合资本、银华基金、南方基金等27家机构曾赴暴风科技调研。随后千合资本在半年报中一跃成为第一大流通股东。

事实证明,投资者对暴风的VR故事的确买账,暴风科技在半年报中也称“VR是互联网行业的下一个风口”。不过,与其说VR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不如说是暴风的第一个风口。

以万能解码的播放器起家,但进入视频行业后,暴风一直处于边缘地位,优酷、土豆稳占第一,爱奇艺[微博]崛起速度令人咋舌,没有靠山的暴风就这样被淹没在互联网视频大战中。

冯鑫在去年下半年决定做VR,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冯鑫不止一次表示,VR是比暴风更大的事业。“当时我们想的就是什么都做,能做的我们都做,后来也慢慢梳理了一些可以做的方向。”冯鑫表示,对于最早进入行业的互联网公司之一,暴风在VR业务上也一直是边摸索边发展。

虽然暴风的VR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但其在资本市场为暴风带来的收益则有目共睹。

“虚拟现实发展潜力巨大,未来将逐渐普及,当前没有顺利发展主要是由于行业尚处于培育期,收入与投入不成正比在情理之中。”中投顾问研究员沈哲彦告诉记者,未来暴风对VR的投入仍将以硬件提升为主,在软件、平台方面暴风则更倾向于通过和其他企业合作获得快速发展。

在今年的ChinaJoy大展上,冯鑫透露,将和小米、华为等厂商一起合作开发虚拟现实技术。“与华为的VR设备合作将在硬件和APP上,与小米的合作则仅限于APP平台的主要原因是小米今后将自行研发VR硬件。”沈哲彦说。

VR能在一年的时间里成为炙手可热的概念,足以说明VR未来的前景。佘双琳认为,对于暴风来说,作为公司成立以来抓住的第一个风口,未来暴风的投资方向应该是软件、硬件共同提升,兼顾销售渠道发展,如内容提供商扶持、内容生成设备(暴风魔眼)开发、云端建设等。

易观智库的分析认为,目前暴风开发的沉浸式VR设备发展的主要阻碍仍然是整个行业尚处于启动期,认知度、资源、产能等都受到限制。因而未来暴风的VR发展环境并不理想。“整个虚拟现实的市场前景非常广阔,但目前尚处于萌芽期,面临的挑战主要是需要培养用户习惯、攻克技术难关、大同营销渠道等。”沈哲彦告诉记者。

“A股不再是一个只讲故事的市场,投资者越来越看重公司的业绩,所以暴风也会考虑平衡业务布局和业绩之间的关系。”冯鑫表示。

但对于冯鑫及其掌舵的暴风科技来说,故事非讲不可。开弓没有回头箭,进军VR产业加上上市之初在A股市场打造的“妖股”名号,这一段关于VR的故事压根儿就没有停播键。


Copyright © 固阳音箱协会@2017